http://www.kohshinshanghai.com

一辆红色小货车紧紧跟随

深夜,高速公路上,大货车后方,一辆红色小货车紧紧跟随,原来是为了盗窃大货车上的货物。 -->凡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、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者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经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”,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深夜,高速公路上,大货车后方,一辆红色小货车紧紧跟随。

到了车少没有灯的路段,小货车突然关闭车灯,加速追上货车后又并排同速前进,小货车车厢的一名男子用刀划开大货车帆布,一手紧车栏杆,一手将货拉到自己车上。

这不是好莱坞大片,日前就在宁洛高速界首至吕望服务区段上演。十多分钟就扒了60多包货。这群要钱不要命的“扒车党”,如此冒险,就为了总价值1万多元的PD瓶片。

货厢帆布被划个口,货物还少了60多包

11月3日凌晨,界首警方接到货车司机申先生报案,称运送的一批PD瓶片少了66包,每包重30公斤,总价值1万多元。

一辆红色小货车紧紧跟随。申先生很纳闷:“在界首仓库装车清点后,货车就驶入高速公路准备发往上海,一路上并没有停车,车身也没有被剐蹭到,帆布怎么会多了一个大口子,货物还少了几十包?”

申先生反复回想,还是不知道货物是怎么丢失的。想了想,最异常的也就一辆小货车曾与他并行,但时间也不长。

货物难道会不翼而飞?办案民警不信邪,现场勘查断定帆布是被利器所为,且成较规则的“十”字形。调取了货车驶入高速公路前的监控,帆布并没有豁口,也没发现货物掉落。

但调阅沿线监控时终于发现,一辆红色小货车驶出时比驶入高速公路时,车内多了一批包裹,跟申先生丢失的货物很相似。顺藤摸瓜,民警抓住了两人,正是他们盗窃了申先生的货物。

关灯、并行,两车间徒手盗物

人是被抓到了,可两车都是在高速公路上开着,申先生又没有停车,嫌犯是怎么盗取货车上货物的呢?

界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称,整个行窃过程让人心惊肉跳。

盗窃发生在11月3日零晨,但大货车从仓库出来后不久,小货车就尾随其后准备实施盗窃。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,开到车少又没有灯光的路段,才开始了作案。

这时,小货车突然关闭灯光,加速追赶上大货车,并行一段时间后发现并未被发觉,躲藏在小货车车厢里的王全用刀花开了大货车帆布,然后一手抓着小货车栏杆,身体尽量向大货车靠近,另一只手抓住打包好的PD瓶片袋,用力把货拉到了自己车上。

在此期间,王全指挥王健将车尽可能靠近大货车,并保持两车同速前进。短短的十多分钟,两人就搬了66包货物。之后,见后方一束灯光靠近,王全又躲回了车厢。小货车则重新亮起车灯,超越大货车加速离开。

而因为开车时噪音大,又是夜间视线不好,申先生并没有发觉货物被盗。

还没来及销赃就被捉获了

他们自己都说“玩着命干”

凌晨两点,申先生将车停进吕望服务区准备休息,王全、王健两人则驾车继续向前,行经宁洛高速蚌埠北收费站驶出,后又进入高速原路返回。

当日中午,办案民警找到了两人,并查扣了还没来及销赃的货物。据悉,两人同为河南沈丘籍老乡,均有盗窃前科,其中一人刚刑满释放不久。

据两人交代,7月2日晚,“踩点”时发现了申先生驾驶的货车,便一路尾随实施盗窃。其实,两人在行窃时也很害怕,生怕被申先生或其他司机发现,更担心两车发生碰撞,一旦那样很可能车毁人亡。可由于心存侥幸,又认为干这行来钱快,两人就硬着头皮玩着命的干了。

ag视讯,目前,两人因涉嫌盗窃已被界首警方刑拘,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处理中。

孟军 巩彬 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 记者 杨文艺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ag视讯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